六月十六日的忧郁

Lylelove

随笔|2023-6-16|最后更新: 2024-5-14|
type
status
date
slug
summary
tags
category
icon
password
Property
May 14, 2024 06:39 AM
离校的日子定下来了。
通知就贴在宿舍楼入口的显示器上。这个显示器之前是用来提醒出入时戴口罩的,现在不用了,黑着屏幕立在门口。六月十八日,算来也不剩几天了。
宿舍里东西不少,到时候总免不了一番断舍离。
这几日济南酷暑难耐,让人懒得收拾。所幸快递站能帮着从宿舍楼底下寄出,不过也就几件衣服而已,想想其实可以自己带回去的,大不了身上多穿几件嘛,也就是几捆旧书挺难割舍的,放又放不下,丢又怪可惜,听说可能会有跳蚤市场,那么就尽数卖了吧。
椅子摇摇晃晃,我已经熟悉了济南的天气。
Prec五月份就回家了,我还以为他还会回来一趟,去年两罐奶啤钱还没还呢。
柱子考上本校的研究生,他自是不着急的,有一次他模仿着影流之主哼歌,“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想如果今年我二战考上本校的研究生,总是能见上一面的。
三金最后还是选择了就业,小马哥留在了成都,我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四月。
山南海北,天各一方,此去万里,不可向迩。想写的说不出口,那么就不写了。
最后想见的人到最后也未能再见,那么就不再见了。
人来人往,日子平淡,你确实是我心底的遗憾。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