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猫

为什么只是前几天晚上跑步时随手喂了几天楼下的野猫,它就每天晚上守在那里等着我?

野猫
深A所有股票历史信息爬取——共2667支、6217863条信息

深A所有股票历史信息爬取——共2667支、6217863条信息

深A所有股票历史信息爬取——共2667支、6217863条信息
人类为什么会不快乐呢?

因为人不知道安静地呆在他的房间里

人类为什么会不快乐呢?
爬取哔哩哔哩历史——基于selenium-pyecharts库

爬取哔哩哔哩历史——基于selenium、pyecharts库

爬取哔哩哔哩历史——基于selenium-pyecharts库
爱上卡夫卡女孩

晚上和舍友在操场跑圈,跑累的时候,抬头看着整个操场,两个南北的大灯照着地面。眼睛有点充血,看东西比原来要暗一些,往来或跑动着的或散步着的,看不清面庞,恍惚中就像密密麻麻的的虫子。双腿沉重地迈不开步伐,好像渐渐臃肿成了蠕动的虫子。

爱上卡夫卡女孩
长时间的睡眠

昨天晚上吃过晚饭之后,觉得不大舒服,只是想休息一下,再次睁开眼就到第二天早上八点了。

长时间的睡眠
茶末Vol.3:雾气中的鹿

茶末,指茶叶的碎末,在制作茶叶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

茶末Vol.3:雾气中的鹿
茶末Vol.2:冰箱制成的时光机

茶末,指茶叶的碎末,在制作茶叶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

茶末Vol.2:冰箱制成的时光机
失眠的妄语

七月末尾的时候,我和小金约好12号去看长津湖,第二天芝罘却出了疫情。等到疫情结束了之后,自己又受伤去做手术。想到暑假回来,先学了半多个月的车,又在新海阳一个月的实习,确乎是没有半点时间出去玩过的。

失眠的妄语
茶末Vol.1:1968年幻想中的未来潜艇

茶末,指茶叶的碎末,在制作茶叶过程中产生的副产品。

茶末Vol.1:1968年幻想中的未来潜艇
可能假的美梦,每个人都喜欢

去年七月份,我在白石街道下面一个社区实习。

可能假的美梦,每个人都喜欢
翻OneDrive找到的一篇小文章

当初是校报有个关于新生大学生涯规划的征稿,试着写了点,然后校报那个征稿不明不白地连个投稿邮箱都没留,就又投到图书馆新成立的那个COIN杂志社去了,最后大一的综测加了两分,COIN杂志社的杂志却到现在也没影。

翻OneDrive找到的一篇小文章
冬天到来的时候,你一死就完美无缺。

庭院里面有一堵一人高的碎石墙,原本是想搭一个亭子,搭了一半发现不牢靠,还不如四周都是柱子那种的亭子,就拆了大半,留了一堵墙在花园边,就当是花园的围墙了。

冬天到来的时候,你一死就完美无缺。
要是累了的话

虽然早就对上大二之后各种竞赛比赛有点了解,可这种上个比赛刚结束,下个比赛就接上的情况还是没有预料到的。

要是累了的话
十月的小规模奇迹

异性到底可不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我觉得不大行,距离分开了之后,就比如毕业,我不能像和同性的朋友一样天天煲电话粥,因为避嫌嘛,大家都能理解,紧接着,关系越来越淡,最后还不如那些平时不怎么熟悉的同学:因为我们都害怕负担导致友谊破裂的罪名,连简短的问候都会觉得尴尬。

十月的小规模奇迹
免于罪恶的自由

在最高检的调查报告出来后,鲍毓明被驱逐出境了,虽然这并没有使一些人感到满意。

免于罪恶的自由
是那些死亡之外的东西杀死了我

喝的有点多,九点回来之后,一边散步,一边醒酒。

是那些死亡之外的东西杀死了我
雨伞

17年夏天房山下大暴雨,房山人可能司空见惯,对我是第一次遇见可堪倾盆的大雨。

雨伞
不是走向死亡

QQ群里一人突然发消息说这个QQ账号的原主已经走了,他是原主的家人,问我们知不知道原主的游戏账号。

不是走向死亡
好似说了什么

好似说了什么,好似什么也没说——其实什么都说不得

好似说了什么
滔滔不绝很容易

“滔滔不绝很容易,可我只想和你在一个慢下来的世界里交谈”

滔滔不绝很容易
益文志残集

戊戌年六月,端午后几日,余在益文。

益文志残集
夏日小剧场

“我已经等你很久了。”我说道。

夏日小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