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Oct 19, 2020
slug
要是累了的话
summary
虽然早就对上大二之后各种竞赛比赛有点了解,可这种上个比赛刚结束,下个比赛就接上的情况还是没有预料到的。
tags
文字
回忆
category
随笔
icon
password
Property
Jun 28, 2022 12:34 PM
“这个比赛你看了吗?”
 
“看了,没参加。”
 
“我们想组个队,你愿意来咩?”
 
“不好吧,我太菜了。”
 
“不会不会,我们还感觉会拖你后腿呢。”
 
“啊,行吧,你加上我吧。”我叹口气放下手机。
 
熟人还是不好拒绝嘛。算来已经是这学期第二次上贼船了。
 
虽然早就对上大二之后各种竞赛比赛有点了解,可这种上个比赛刚结束,下个比赛就接上的情况还是没有预料到的。
 
为什么组队友都要邀请认识的人呢?那组队比赛的意义何在呢?不就是为了在比赛里认识更多的小伙伴吗?要是我是组长来组队一定会找一些之前不认识的同学。
 
这学期要上创业实践课,也是要组队。不小心被班长钦点了组长,但是剩下的组员需要自己去找,我跑到隔壁宿舍找到了几个同班的同学,再一看要求,两男四女,没辙了,只好去班级群吼一嗓子。
 
找自己认识的,方便。
 
本来都找好了,结果再看要求,一个组每个班最多两个,是挺符合我不组队时的想法的。
 
本来都说好了,突然不要了,挺败人缘的。
 
不过最后运气还可以,一个认识的经济系女生拉过来三个女生,好歹把队伍组起来了。
 
想起刚开学的时候,被老乡蛊惑参加供应链比赛的时候,她当时估计也挺难的,看见认识的人有空就上去问参不参赛。要是组不来队伍会怎么样?估计就当弃权了吧,所以组队可能是组长最重要的工作,所以老乡组完队之后就去准备新生晚会上要唱的歌去了,留我们剩下三个打工人天天模拟练习。
 
我也想这么做,但是好像我的组员都没我有打工人的觉悟,所以最后的结果变成的我一个人干着剩下六个人的事。
 
每天晚上的时间被八点钟的实践生生切成了两块,也不能和小姑娘欢乐地打csgo了,挺后悔接受班长的安排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完全失败,快要结束的时候还因为我的失误让团队损失了四分之一的资金, 但是我没和组员说,就瘫在宿舍里的电脑椅上转圈圈,心累。
 
上周六中午睡觉的时候发生开头的那段对话,因为她们需要一个会python的,下午我就去图书馆泡了一下午。
 
来找我的是舍友大一追的女生,我问她还缺人吗,她说指导老师倾向找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我也就没说让舍友也加进来,幸好没提前和舍友说。
 
想了想队伍里可能好几个大三大四的学长学姐,有点压力,特别后悔没仔细了解就乱参加。
 
周末去济南转了一圈,回来之后就有点发烧,晚上大半夜跑到校医院去隔离。请了三天假,打了两天吊瓶,现在的手背还有些红点点。
 
突然发现学生医保覆盖范围挺大的,(小小的)重感冒也可以报销,打了两天吊瓶一共两百多,最后报销到四十几。
 
鼻子抽抽的,一点也不透气,晚上睡不着,好歹睡了还会打呼噜。
 
上几个周一直忙比赛,社长因为我没有做社团的工作,就把社团聚餐的事全推给我了,毕竟之前什么事都没帮,还挂着副社的衔。
 
昨天晚上被社长叫出来一起去定餐厅,一路上听她碎碎念说着什么社团今年招新生太少,恐怕会被合并了之类的话。唉,大家都挺难的。
 
这个周我一共上了五节课,还包括一节篮球课。当然,如果让我选,还不如多上几节课,感冒确实挺难受的。
要是有人看就好了十月的小规模奇迹

  • Waline
  • G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