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Jun 23, 2021
slug
翻OneDrive找到的一篇小文章
summary
当初是校报有个关于新生大学生涯规划的征稿,试着写了点,然后校报那个征稿不明不白地连个投稿邮箱都没留,就又投到图书馆新成立的那个COIN杂志社去了,最后大一的综测加了两分,COIN杂志社的杂志却到现在也没影。
tags
文字
虚构
category
小说
icon
password
Property
Jun 28, 2022 12:31 PM
大概正是两年前的这个时间段写的。
 
当初是校报有个关于新生大学生涯规划的征稿,试着写了点,然后校报那个征稿不明不白地连个投稿邮箱都没留,就又投到图书馆新成立的那个COIN杂志社去了,最后大一的综测加了两分,COIN杂志社的杂志却到现在也没影。
 
今天晚上整理网盘的时候翻出来了,读过之后只是觉得有点惭愧,两年时间我都忘了写过这篇文章,文中写的事情我也一件都没有认真去做过。辜负了少年,所以哪怕文笔显得那么稚嫩,读起来显得那么幼稚、纯情,我依然觉得它可能是我大学以来写过的最有意义同时也是最没意义的一篇文章。
 
里面的粗体是原本就有的,当时这些标粗的大概是自己觉得很重要的事情吧,可惜后来的自己却完全忘记了这些事情。
 
我与小山的大学相谈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黄昏时候,我打扫好卫生后回到了教室,准备重新看看那些未来不复见的东西。随着熟悉的门把手的触感,熟悉的开门声,我却突然发现教室里还有一位少女塌着肩坐在桌子上,像是在等人,或者只是在怀念着什么。
 
“小山,怎么还没走?”我当然认识她,因为她是我的同桌。
 
小山侧过身子,“我想知道谁还会回来。”她这样说道。
 
“你好无聊。”
 
“你不也挺无聊的回来看看吗?”
 
“我回来拿东西”我辩解道。
 
扑哧,小山笑了起来,她忽然问我:“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问你大学怎么过吗?”
 
我回想起不久前的记忆……
 
“大学是什么样的啊?”在接近高考的某一天的晚自习课间,小山对着我喃喃道。
 
“肯定比高中轻松不少。”我头也不抬地接过她的话。
 
小山趴在桌子上,把脸面向我,轻轻叹了一声,忽然问道“你大学要怎么过?”
 
“吃喝拉撒睡。”
 
小山随手拿起我桌子上的笔记本砸向我的头。“认真回答!”小山喊道。
 
我求饶状揶揄地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她又拿起笔记本对着我的脑袋,但随后又放下了。
 
小山说:“没追求。“然后就别过脸去。
 
然而下一个课间,小山又把脸凑过来,她问:“大学你准备怎么过?”
 
“复读机啊你?”我回应道。
 
小山悻悻地笑了笑。“如果真要说大学怎么过吧。我觉得就顺其自然吧。”我说道。
 
“好没有追求啊。“她又这样说。
 
”那你呢?“我问道。
 
“我啊,我肯定要过的圆圆满满的啊!我要每科都高分,考证、考级一个不落,最后还要交很多朋友。”小山热情洋溢地说道。
 
“傻瓜,目标定太多你肯定做不到。”我叹了口气。
 
小山气鼓鼓地问道。“为什么?我可以很努力啊!”
 
要努力的事情太多,努力就成了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这样说。
 
“嗯?”她不解。
 
过度分散的精力,导致你自己什么都会一点,什么又都不会。
 
“有点道理。”小山做沉思状。“那我该怎么办?”小山问道。
 
我又叹了口气,“你自己的事情只有你自己知道吧,你想想你最喜欢的事情,专心做那一件就好了。”
 
“你说的简单,可我怎么做啊!”小山还是一如既往地等着我的解答。
 
“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吧。”
 
小山正襟危坐,说道:“愿闻其详。”然后却扑哧笑出来声。
 
“不想听就别问。”我说道。
 
“行行行,你继续说。”小山捂住嘴说道。
 
“你有想过为什么自己会定下很多目标吗?”我问道。
 
“因为自己有很多不足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小山疑惑道。
 
“不,你定下那么多的目标不是因为你知道自己的不足,相反,它们说明了你的迷茫。”我一字一顿地对小山说道。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所有什么都想做。”我解释道。
 
“那我该怎么办?可我就是有好多想去做的事啊!”小山显得非常委屈。
 
“傻,你就不能一次只做一件事啊!四年时间里,只要你不断达成目标,最后也会完成你所有的目标的。”我安慰道。
 
小山略有所思的样子,低下了头。我接着说:“还有你要交好多朋友这一点上,我不是很赞同。”小山又疑惑地抬头看着我。
 
“你没必要那么看重人脉,人脉的本质是利益的交换,你能为对方提供多少价值,别人也会有多重视你。关系搞反了,你会花很多无用功的。”
 
“好市侩。”小山评价道。“不,这是现实。”我轻轻一笑。
 
小山沉默了,但一会儿,她突然问我:“你大学会谈恋爱吗?”
 
我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嘛,说嘛!”小山反而很起劲。
 
“我感觉不会吧。”我小声说道。“我对感情可是很执着的。”我笑道。
 
“我觉得,爱,不是拍几张合照发朋友圈,告诉大家我是你男友,你是我女友……”我还没有说完,小山就拿起那本还在她手上的笔记本重重地砸我的头。
 
“谁是你女友,我才不是你女友!”小山气呼呼地说。“我只是打个比方嘛。”“你占我便宜!”
 
这个世界上虽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恋爱观,但我觉得最好的爱情应该是:随时做好离开你自己过的打算,也随时做好一辈子跟你过的打算。”我说道。
 
“你又占我便宜。”“我们是独立的,我们分享快乐,分担痛苦,却不能依赖依附对方。”我没有理会小山的抗议继续说道,小山自己却放下笔记本半斜着身子转过去,不接我的话,显得兴致缺缺的样子。
 
突然,她自顾自地说道:“大学我要谈恋爱。”
 
时间回到此刻,我站在教室门口,面对着教室中的少女。
 
“我记得啊,怎么了?”我问道。
 
小山还坐在好像是我的桌子上面,她说道:“上同一个学校吧,我们。”
 
仲夏那种不常有的令人清爽的风吹过我。
 
19.7.20
可能假的美梦,每个人都喜欢2021年四月总结

  • Waline
  • G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