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Oct 27, 2021
slug
爱上卡夫卡女孩
summary
晚上和舍友在操场跑圈,跑累的时候,抬头看着整个操场,两个南北的大灯照着地面。眼睛有点充血,看东西比原来要暗一些,往来或跑动着的或散步着的,看不清面庞,恍惚中就像密密麻麻的的虫子。双腿沉重地迈不开步伐,好像渐渐臃肿成了蠕动的虫子。
tags
文字
感情
category
随笔
icon
password
Property
Jul 17, 2022 10:39 AM
晚上和舍友在操场跑圈,跑累的时候,抬头看着整个操场,两个南北的大灯照着地面。眼睛有点充血,看东西比原来要暗一些,往来或跑动着的或散步着的,看不清面庞,恍惚中就像密密麻麻的的虫子。双腿沉重地迈不开步伐,好像渐渐臃肿成了蠕动的虫子。
 
这不就是《变形记》嘛?然后就想到了卡夫卡,嘴巴大口喘着气,嗓子因为冷空气不断冲击而隐隐发痛。身体明明很累,为什么还要想写乱七八糟的事情呢,但我就是止不住地想。
 
我想起来高考前看过的一本轻小说,名字叫做《爱上卡夫卡女孩》。
 
高考前读过的最后一本小说,说实话,剧情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哪些时候发生的比这有趣的事情太多。但是,我就是在跑步时想起来这本书了。
 
卡夫卡可不是一个好的伴侣,我想。他写:“表达自己梦幻一般的内心生活这一意义使其它的一切都变得次要了,它把一切都扭曲了,并将一直扭曲下去。”,它指的是命运,卡夫卡的。
 
如果两个人遇见了,然后互相交织,所以会互相扭曲,那么卡夫卡觉得只有自己才能扭曲自己的一切,那肯定对别人是不公平的。
 
既然想要扭曲别人的人生,自然也应该有付出相应的代价,时间、未来、感情什么暧昧不清的东西也好,金钱、享受、欲望什么似是而非的东西也罢。既然要和另外的人生产生了关联,不赌上自己的人生怎么可以呢?
 
但是,爱上卡夫卡女孩怎么办呢?
 
她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对其他的一切毫不在乎的样子一直被我憧憬着。
 
《司炉》里的那名司炉,语无伦次地向船长申诉自己遭受的不公,语言的毫无逻辑,神情的激动,每一个真挚而热切的眼神,每一句混乱而高昂的话语,他觉得自己已经把自己全部都表达出来了,但是得到的却是毫不理解的恼怒。
 
爱上卡夫卡女孩,我应该会成为一个司炉。
JavaScript实现的k-means算法长时间的睡眠

  • Waline
  • G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