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Sep 11, 2020
slug
是那些死亡之外的东西杀死了我
summary
喝的有点多,九点回来之后,一边散步,一边醒酒。
tags
文字
回忆
category
随笔
icon
password
Property
Jun 28, 2022 12:45 PM
喝的有点多,九点回来之后,一边散步,一边醒酒。
 
社长是个宁夏女汉子,她问我能不能喝酒,我打趣说烟台人没有不能喝酒的,结果就是被迫在行酒时陪酒,连喝了五六瓶。
 
撑得住,才五六瓶而已。高中毕业典礼那天和同学吹完一整箱也就晕了一晚上而已。说起来也是好久没喝这么多了,假期里酒没怎么喝,倒是和一起实习的女生喝了不少奶茶,我记得她问我男生也喜欢喝奶茶吗?我总不能说男生喜欢和女生一起喝奶茶吧。
 
返校那天我下楼买了一罐啤的,九点多,我问舍友要不要,他说我有病,我也觉得自己不正常,我就想喝一瓶,我以为那是酒瘾,喝完之后我明白了:我只是怀念那些无拘无束的日子而已。酒,不是时光机,它只是一种反抗罢了。
 
高一读过门罗的《逃离》,搬家搬到高中对面的时候从旧书堆找到一本2017年的《世界文学评论》,里面有一篇对《逃离》的解析:讲无器官身体,讲德勒兹哲学,讲精神分裂法。所有都是我不曾了解的,所有都是我希望了解的。那时候我和XX都把复旦的文学系当作目标,但是我们都失落了,只是我比较严重而已。
 
绕着校园走过几十圈了,没人比我更懂绕校园散步。去年也是这个时候,当时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但是人生和小说一样,都不浪漫。
 
前两天遛弯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对美好的描述只停留于想象。可能是以前摘抄过的句子吧,当我走近昏黄的路灯时,它就这样蹦出来了。美好的描述,我想象了很多,实现的却没有几个。大概这辈子最美好的描述就是在高二希望和那个异地恋的姑娘一起度过余下的人生吧。但是很多事情,都像是茶杯里的风景,看上去好像泛起了什么东西,最后都因为软弱无力而悄无声息。
 
酒精上头了,想找朋友聊天,没接,过了几分钟,朋友回拨过来。他问我晚上干嘛了,我说社团聚会。他笑着说懂了懂了,我说别搞的像是我每次喝酒都会醉一样,才五六瓶,大差不差。“对对,你永远不会醉。”他这样说。
 
永远不醉也不是什么好事,总是会有些让人发愁的东西。就比如昨天教师节,高二一起学奥赛的同学提议寒假聚一聚,我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考的最差还唯一不是生物专业的,去了多自卑。但是不去,一共就五个人,不去说不通。后来我想明白了,或许她们也希望我不去吧,已经没有共同的语言了,还不如不去,免得自找不痛快。
 
我记得那年五月份我也是在济南,那次只有我和邻班的一个女生一起。某天中午我出去遛弯,看见娃娃机,我发消息给那个女生说给你抓一个娃娃,但是抓了快二十次都没有成功,最后迫不得已沿着无影山路跑到西市场买了个娃娃回去。那时候西市场对面的保利中心华府还没建好,去年我经过那的时候已经住上人了。
 
假期因为工作乘了很久的公交车,差不多一天要三四个小时,有时候我会想自己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却不知道这条路最终会通往哪里。
 
也许路本来就没有终点。
免于罪恶的自由雨伞

  • Waline
  • Gis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