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Post
status
Published
date
Aug 9, 2021
slug
失眠的妄语
summary
七月末尾的时候,我和小金约好12号去看长津湖,第二天芝罘却出了疫情。等到疫情结束了之后,自己又受伤去做手术。想到暑假回来,先学了半多个月的车,又在新海阳一个月的实习,确乎是没有半点时间出去玩过的。
tags
文字
思考
category
随笔
icon
password
Property
Jul 5, 2022 11:42 PM
七月末尾的时候,我和小金约好12号去看长津湖,第二天芝罘却出了疫情。等到疫情结束了之后,自己又受伤去做手术。想到暑假回来,先学了半多个月的车,又在新海阳一个月的实习,确乎是没有半点时间出去玩过的。
 
我常听说凌晨的时候,很多人喜欢打开网易云,流着泪互相问对方“你今天emo了吗?”我还听说“没有在黑夜痛苦过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要我说,这就是闲出来的。不去想那些事情,困了自然就睡眠了。但是身体如果有痛的感觉,却是如何做不到的。
 
之前看曾国藩家书的时候,看到他写自己因病“夜不能寐”,总是有所怀疑的,等到自己某时也因为疼痛而无法入睡的时候,才知道人的忍受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我总觉得疼痛的感觉是有定数的,就好像打了麻醉剂,但总有醒过来的时候,麻醉药渐渐失效,疼痛的感觉渐渐加强,忽然有一刻,疼痛的感觉已经不能够忍受了,这样才算是不会更疼了,但是两个都是因为超过我的感受而没有办法衡量的痛感,就算是真的知道了哪个更痛,又有什么意义呢?
 
夏天的时候,做这种剪肉缝针的手术感觉是不妥当的。伤口不能沾水,洗澡就会很麻烦 。腥气的东西不能吃,所以就算我回到了靠海的老家也没有尽情地吃海鲜,或许九月一号开海之后,伤口也拆线了的时候可以大快朵颐,但那个时候又离返校有多远呢?
 
夜晚时睡不着总是会乱想,毕竟连夜晚的梦都是光怪陆离的,清醒的时候想到的事情当然也是五光十色的。忽然想起大一有一天的凌晨三四点的光景,我和人聊天谈起各自的家乡,对方是大同人,但我对那里一点也不了解,后来我看了一部好像叫中国市长的BBC纪录片,脑海里突然想起那天晚上聊的事情,感慨如果早一点知道这些谈资,或许结果会有一些不同吧。
 
我当然不会相信几个解闷的谈资就可以改变什么东西,但是谁也不知道小的事物要积累多久才会实现集腋成裘的效果,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呢?
 
就这样吧,有点困了,夜晚伤口痛得睡不着觉,又听了一些不开心的歌,有些话就郁结在喉咙里,用手机敲出来却不是自己想说的。
 
或许我只是因为再也没有一个能在后半夜聊天的人了。
茶末Vol.2:冰箱制成的时光机茶末Vol.1:1968年幻想中的未来潜艇

  • Waline
  • Giscus